凤凰娱乐平台注册

新闻中心

历经磨难 慢慢就有了风骨

时间:2017-09-09 13:58

 
       和城里的桃花不同,城里的桃花,水土肥美,长得一团和气。山里的桃花,大多是野生的,机缘巧合,种子或落于岩石间,或掉在田间地头,风吹日晒,天长日久,。
       颜色格外红,姿态格外奇崛。  
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一边看桃花,一边随手挖野菜,一路下来,不知不觉白蒿半蓝,小蒜一把。
       回到家,白蒿洗净,晾干,拌面,上蒸笼。
      十几分钟后,出锅,分成两半。一半拌蒜汁,香油。一半用小蒜翻炒。
      另采院子里的青菜一把,炒土鸡蛋;刚发的木兰芽绰水后凉拌,配四个菜。
      两个人坐下吃饭,我说,我们换下位置吧!我想坐那边......
      他问,为什么?
     因为坐那边可以看着对面的山啊!
     他大笑,乖乖让座。
 
  我们家住一楼,养了一只朋友送的比熊,取名欢欢,是一只漂亮的小母狗,长得肤白貌美,人见人爱。
    二楼一位退休的大嫂也养了一只比熊,比欢欢大一个月,取名多多,也许是因为有点串,长得鼻大,毛稀,身长,总之,颜值不高。
    三楼一对退休的夫妻也养了一只比熊,是欢欢一母同胞的哥哥(或者弟弟),取名球球,长得体健貌端,基本可归于帅哥行列。
    这三只小狗年相仿,性相近,从小在一起摸爬滚打,撕咬抓挠,真可谓是青梅竹马,三小无猜。
    只是打着打着,情况有了点微妙的变化。那多多和球球在一起,是真打,尤其是多多,一边打,一边吼,那吼声从胸腔一路窜到嗓子眼儿,低沉,气势汹汹,充满挑战的意味儿。而球球
 
似乎并不怎么上心,心情好的时候,打着玩儿,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懒懒地看着多多在那儿吼,一副很迷茫的表情:打架而已,闹着玩儿罢了,至于那么凶吗?
   爱吼的多多,和欢欢打架,从来不吼。不仅不吼,整个一副小绵羊样儿。欢欢还没有咬它两下,就四肢朝天躺在了地上,任凭欢欢咬尾巴扯耳朵,口水沾了一身。有时欢欢闹得过了,多多
 
受不了,仍然不恼,一溜烟逃到车下面,从车屁股后面露出半拉脑袋来,贼头贼脑地往外偷窥,急的楼上的嫂子在旁边大叫:多多,你个子比欢欢大,怎么能这么怂呢?快起来和欢欢打啊!
    怂的次数多了,再看到多多躺倒地上,楼上的大嫂就悻悻地说:我们多多是小男生,故意让着小女生,将来还要让欢欢当我们女朋友的呢......
    我听了,心里说:切!我们欢欢才不当你们家多多的女朋友呢!
    从此不仅我,包括送我们欢欢的朋友,都对多多有了一份戒心,很担心多多这小畜生不怀好意,居心叵测。